首页 > 警钟长鸣 > 正文

腐败案揭开教材教辅出版发行内幕
2013-03-19 22:55:00   来源:   点击:

 
        河南省纪检和检察机关根据群众举报,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发现,河南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和基础教研室部分干部在教材、辅助教材等发行过程中,贪污、受贿,私设巨额小金库,目前已有6人被移送检察机关,其中包括1名副厅级巡视员和3名处级领导干部。
  这是河南首次查出利用教材、教辅谋私的腐败大案,在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河南出版系统一位干部告诉记者,这起案件的查处,只是揭开了教材、教辅出版发行黑幕之冰山一角。

账外账"牵出腐败大案
  今年4月,专案组突击搜查河南省教育厅基础教研室的财会账表,在会计室桌子下面,意外发现了秘密隐藏“小金库"账册。对"小金库"账册核审发现,1998年以来,基础教研室截留辅助教材稿费(这些稿费本应发给编写教材的基层教师)高达3000多万元。这些钱被随意开支、挥霍。报销凭证中,万元以上的洗浴卡、饭店、娱乐场所的发票,旅行社的发票等无奇不有,甚至在国外超市购买服装、生活用品的购物小票,也被折算成人民币报销。
  从一张20万元的借条上,办案人员发现一条重要线索,经突审有关人员后得知,河南省基础教育教学研究室主任马士君和副主任孟德超,在出版发行他们教研室编写的教辅《语文阅读》时,分别收受书商--河南省华东商贸有限公司30万元现金。在深入调查中,办案人员发现了更多线索,并顺藤摸瓜查出了河南省教育厅副厅级巡视员靳建禄与基础教育处副处长田俊芳和科员张松合伙侵吞119万元教材书款的大案。
  办案人员深有感触地说,靳建禄等人之所以敢明目张胆地私分本该交给出版社的书款,是因为出版社有求于他们,他们的权力太大了。教育行政部门出现这样的腐败大案,恰恰暴露出当前教育行政部门管理中的问题,以及教材、教辅出版发行中的"潜规则"。

标价10元两三元可出卖
  在近年来我国图书市场品种日益丰富、出版社利润大幅下滑的背景下,教材和辅助教材以量大、出版成本相对较低等成为出版社的"生命线"。
  比起人手一册的教材,教辅市场容量更大,竞争也更为惨烈。据业内人士介绍,2004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取消对中小学辅助教材审批后,仅中小学辅助教材,目前市场上至少有十余万种。
  河南一家出版社的发行人员诉苦:现在竞争激烈,发行教辅越来越难了。过去教辅一直是经过市、县教育局安排学校统一订购,只需打点好掌握权力的少数人就行了。现在教育部有要求,不准基层教育局和学校指定教辅,要想多发行,得找学校、找教师,得多给回扣。郑州一所初中的校长证实,教辅市场是越来越乱,不断有书商找到学校或老师推销教辅。
  教辅出版利润究竟有多大?一位出版业内人士一语道破天机:"利润大小差别也很大,但是有的教辅可以卖到二折、三折,即一本标价10元的书,两元、三元就可以出卖。"
  一位出版业内人士说,正规出版社出教辅是微利,靠发行数量取得利润,现在的问题是:有些出版社违规把书号卖给书商,书商不在书的内容上下工夫,而是为了取得利润,采取高定价、高折扣策略,扰乱了市场。

一半教辅读物内容重复
  中原图书大厦是河南省最大的新华书店,共有四层营业大厅。记者在这里看到,中小学教辅读物就占据了三楼整个楼层,一排排书架和展示台上摆满了《基础练习》、《黄冈密卷》、《课堂达标》等五花八门的教辅书籍,令人眼花缭乱。
  营业员告诉记者,三楼经营有1万多种教辅读物,占整个书店图书种类的一半还多。三楼平均每天的营业额在3万元左右,新学期开学前后是旺季,每天营业额达到八九万元。来买教辅书的有老师,更多的是学生和家长。
  郑州某中学一位正在给学生挑选教辅的高三老师告诉记者,教辅太滥了,看起来版本很多,其实至少一半以上内容是重复的,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抄来抄去,差错也很多,很多家长给孩子买的教辅书不能用。
  河北省保定市几名退休的特级教师就凑在一起,组成一个专门编教辅书的班底。其中一位数学特级老教师介绍,他们通过在出版社工作的学生买到书号,自己编校、印刷,再利用与学校的关系把书推销到当地各个学校。当然少不了给学校回扣。这位老教师说:"这么干了三四年了,每年编几本教辅,能挣几十万元。"
  一位小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女儿读四年级,语、数、外每门都有两种以上教辅书。一位初中二年级孩子的父亲说:"老师布置作业就是做这些教辅书上的习题,孩子每天泡在这一本一本的教辅书里,学习负担重;家长每学期花在教辅上的钱少说也有100多元,负担也不轻。"
家长们感叹:"对教辅,是爱不起来,恨又不能说。"难怪记者在网上点击"教辅"两字,搜出上千条相关信息,其关联词不是"教育乱收费",就是"加重学生课业负。

( 来源:中国人民共和国监察部)

上一篇:私改考生成绩受贿百万 河北体院两教师获刑
下一篇:海南省委党校成人教育部一负责人一审被判无期